Liz

向死而生

Valar Morghulis

    行驶在高原的大巴上,只有我,M和X还睁着眼。M坐在第一排,他和身旁的X像发呆一样看着大挡风玻璃里退向他们身后的草原和牛羊。
    大巴开上完全没有信号的盘山公路。失去信号之前,M的手机一振,他点开领队微信群。甘孜进牛背山的路塌方,翻了一辆大巴,死伤不明。他把手机塞给X。“其实,纯户外的路线走得越多,我就越害怕了。”
  “还在上海的时候,我认识了一个领队。我们两个人,徒步在山里走了一个通宵加一个上午,下午两点才支起帐篷睡一觉。他体力实在是好,我是一路被嫌弃的。后来,听说他一个人去了新疆。”
   X翘着二郎腿,“人家厉害啊”,没睡醒的声音。
   “出事了。据说是腿受伤,失去了行动能力,饿死的。”

 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车前看了一场天葬,我开始觉得像我这样活着的人不应该去评价他人的死亡。谁知道那个人在呼出最后一口气时,想的是爱过的人,还是爬过的山。我只知道,我,当然还有M和X,不会因为死神在看着我们,就停下去看看这个世界的脚步。

  Valar Morghulis.
  我闭上了眼。

   

 
  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