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z

向死而生

夜间动笔 回忆如泉涌 但都堵在了笔尖。
坏事好事把我一遍遍撕碎又缝合
会一直撕扯到我变成一个中庸的人。

    至今仍记得置身于这脱离尘嚣之境时,内心的自由与纯粹。这世间的蓝色都在眼前了。挑了一辆蓝色的自行车陪我环湖,胶片机斜背于身侧。车轮乘着风在水泥路上跑时,“自行车”的“自”成了“自由”,只要我愿意,就可以停下来让风景留在底片上。还在大巴上的时候,想隔着挡风玻璃捕捉一瞬间的惊艳,全凭运气和司机师傅的技术。当然,我更多的是为了远方去远方,无需一心念着拍照,融入其中就很好。
     后来的骑行里摔了一身的伤,包扎好伤口后又坐上小明的电动车,带着一颗毫无损伤的玩心,继续去看没看完的风景。缠着绷带的双手(右手还不能用)使得我回到日常生活的第一周过得甚是狼狈,但那些好的感觉还是几乎占据了,关于泸沽湖的这段记忆。
   


如同全世界的细雨

落在全世界的草坪上

/旧片

/我离开相机真的太久

/血肉之躯包裹的只剩空气

/我离开你真的太久

/想你就不需要什么理由